富二代app打不开播放器破解版

未分类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他眼角一弯,宠溺至极,

“阿苏,我会想的。”

覃苏蓦的愣在那里,表情傻傻的望着逼近在眼前的贵气精致的五官,眉目低低含笑,那一句不过七个字的话……

她突然就这么迎了上去,还轻轻踮了踮脚,在时沐阳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就一口亲在了他好看的薄唇上,

“我也会想的!”

话一说完,以掩耳不及迅雷之速,转身飞快的拔腿跑了,一口气径直冲进了楼道里。

……

时沐阳还怔怔的站在那里,等回过神来的时候,周围就剩下他一个儿,哪里还看得见小姑娘的影子。

他下意识抬起手

再忍不住的,就牵开唇角笑了起来,软着声喃喃自语,

“小笨蛋。”

森女系美女清新气质范

他这次去F市估计得一周才能回来,就只亲一口怎么够,竟然这么快就又逃跑了。

真是个胆小鬼。

时沐阳又在车外站了一会儿才上了保姆车。

刚一坐进来,前面正副驾驶座上一直暗搓搓【偷/窥】的某经纪人和助理就齐声尖叫起来。

“Sin,和小覃编剧这回是真的亲嘴打/啵/啵/儿了吧!”维恩扭着脖子。

“我也看到了!”大仔脚踩油门开车。

“这青天白日的,还好现在不是下班的点儿,我和大仔刚刚仔细盯着没发现有人偷/拍,不然明儿一早们的情肯定满世界炸锅曝***光了!”

“不过——我和维恩哥偷偷拍了的……”

“嘻嘻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时沐阳理都没理这俩货,低着头拿手机发微信,车子已经开出了公寓小区。

“终于,我们家Sin从那谪仙云端跌落欲//、望凡尘,也变成了【陷入爱情的世俗男人】啊!”维恩看着他刚刚在车里用手机偷拍的照片,一脸“我作为娘家人真的好欣慰好感动”的做作表情。

时沐阳总算舍得抬头分一个眼神过来,唇角还勾着,面带微笑的淡淡一句,

“嫉妒我就直说。”

维恩,“……”

大仔,“……”

俩人面面相觑的一噎,那什么,第一次发现自家男艺人说话这么欠扁的哦……

行吧!

谁叫这人谈爱了呢,让他嘚瑟!(¬_¬)

……

车子已经上了高架。

维恩这才想起来,

“对了,Sin,的车还停在小覃编剧的楼下,没事儿吧。”

维恩的意思是,Sin对他的那辆路虎SUV超级爱惜,当真就跟对待女朋友似的,从来都不让别人碰方向盘,每次开出门之后都必送去保养,然后再开回酒店地下VIP停车库。

他们这一趟去F市有些急,Sin现在人在保姆车上,当然也没时间把车子开回酒店了。

“没事啊。”时沐阳漫不经心的点了下头,“我把车钥匙留给阿苏了。”

“啊——?”维恩和大仔一起张大嘴发问,然后就听见后面的男人一脸宠溺的笑着说,

“我让她开我的车去上班,免得每天都着急忙慌的挤地铁。”

维恩,“……”

大仔,“……”

默默的相互看了一眼,突然觉得……好吃醋哦…… 【 .】,精彩免费!

他眼角一弯,宠溺至极,

“阿苏,我会想的。”

覃苏蓦的愣在那里,表情傻傻的望着逼近在眼前的贵气精致的五官,眉目低低含笑,那一句不过七个字的话……

她突然就这么迎了上去,还轻轻踮了踮脚,在时沐阳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就一口亲在了他好看的薄唇上,

“我也会想的!”

话一说完,以掩耳不及迅雷之速,转身飞快的拔腿跑了,一口气径直冲进了楼道里。

……

时沐阳还怔怔的站在那里,等回过神来的时候,周围就剩下他一个儿,哪里还看得见小姑娘的影子。

他下意识抬起手

再忍不住的,就牵开唇角笑了起来,软着声喃喃自语,

“小笨蛋。”

他这次去F市估计得一周才能回来,就只亲一口怎么够,竟然这么快就又逃跑了。

真是个胆小鬼。

时沐阳又在车外站了一会儿才上了保姆车。

刚一坐进来,前面正副驾驶座上一直暗搓搓【偷/窥】的某经纪人和助理就齐声尖叫起来。

“Sin,和小覃编剧这回是真的亲嘴打/啵/啵/儿了吧!”维恩扭着脖子。

“我也看到了!”大仔脚踩油门开车。

“这青天白日的,还好现在不是下班的点儿,我和大仔刚刚仔细盯着没发现有人偷/拍,不然明儿一早们的情肯定满世界炸锅曝***光了!”

“不过——我和维恩哥偷偷拍了的……”

“嘻嘻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时沐阳理都没理这俩货,低着头拿手机发微信,车子已经开出了公寓小区。

“终于,我们家Sin从那谪仙云端跌落欲//、望凡尘,也变成了【陷入爱情的世俗男人】啊!”维恩看着他刚刚在车里用手机偷拍的照片,一脸“我作为娘家人真的好欣慰好感动”的做作表情。

时沐阳总算舍得抬头分一个眼神过来,唇角还勾着,面带微笑的淡淡一句,

“嫉妒我就直说。”

维恩,“……”

大仔,“……”

俩人面面相觑的一噎,那什么,第一次发现自家男艺人说话这么欠扁的哦……

行吧!

谁叫这人谈爱了呢,让他嘚瑟!(¬_¬)

……

车子已经上了高架。

维恩这才想起来,

“对了,Sin,的车还停在小覃编剧的楼下,没事儿吧。”

维恩的意思是,Sin对他的那辆路虎SUV超级爱惜,当真就跟对待女朋友似的,从来都不让别人碰方向盘,每次开出门之后都必送去保养,然后再开回酒店地下VIP停车库。

他们这一趟去F市有些急,Sin现在人在保姆车上,当然也没时间把车子开回酒店了。

“没事啊。”时沐阳漫不经心的点了下头,“我把车钥匙留给阿苏了。”

“啊——?”维恩和大仔一起张大嘴发问,然后就听见后面的男人一脸宠溺的笑着说,

“我让她开我的车去上班,免得每天都着急忙慌的挤地铁。”

维恩,“……”

大仔,“……”

默默的相互看了一眼,突然觉得……好吃醋哦……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他眼角一弯,宠溺至极,

“阿苏,我会想的。”

覃苏蓦的愣在那里,表情傻傻的望着逼近在眼前的贵气精致的五官,眉目低低含笑,那一句不过七个字的话……

她突然就这么迎了上去,还轻轻踮了踮脚,在时沐阳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就一口亲在了他好看的薄唇上,

“我也会想的!”

话一说完,以掩耳不及迅雷之速,转身飞快的拔腿跑了,一口气径直冲进了楼道里。

……

时沐阳还怔怔的站在那里,等回过神来的时候,周围就剩下他一个儿,哪里还看得见小姑娘的影子。

他下意识抬起手

再忍不住的,就牵开唇角笑了起来,软着声喃喃自语,

“小笨蛋。”

他这次去F市估计得一周才能回来,就只亲一口怎么够,竟然这么快就又逃跑了。

真是个胆小鬼。

时沐阳又在车外站了一会儿才上了保姆车。

刚一坐进来,前面正副驾驶座上一直暗搓搓【偷/窥】的某经纪人和助理就齐声尖叫起来。

“Sin,和小覃编剧这回是真的亲嘴打/啵/啵/儿了吧!”维恩扭着脖子。

“我也看到了!”大仔脚踩油门开车。

“这青天白日的,还好现在不是下班的点儿,我和大仔刚刚仔细盯着没发现有人偷/拍,不然明儿一早们的情肯定满世界炸锅曝***光了!”

“不过——我和维恩哥偷偷拍了的……”

“嘻嘻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时沐阳理都没理这俩货,低着头拿手机发微信,车子已经开出了公寓小区。

“终于,我们家Sin从那谪仙云端跌落欲//、望凡尘,也变成了【陷入爱情的世俗男人】啊!”维恩看着他刚刚在车里用手机偷拍的照片,一脸“我作为娘家人真的好欣慰好感动”的做作表情。

时沐阳总算舍得抬头分一个眼神过来,唇角还勾着,面带微笑的淡淡一句,

“嫉妒我就直说。”

维恩,“……”

大仔,“……”

俩人面面相觑的一噎,那什么,第一次发现自家男艺人说话这么欠扁的哦……

行吧!

谁叫这人谈爱了呢,让他嘚瑟!(¬_¬)

……

车子已经上了高架。

维恩这才想起来,

“对了,Sin,的车还停在小覃编剧的楼下,没事儿吧。”

维恩的意思是,Sin对他的那辆路虎SUV超级爱惜,当真就跟对待女朋友似的,从来都不让别人碰方向盘,每次开出门之后都必送去保养,然后再开回酒店地下VIP停车库。

他们这一趟去F市有些急,Sin现在人在保姆车上,当然也没时间把车子开回酒店了。

“没事啊。”时沐阳漫不经心的点了下头,“我把车钥匙留给阿苏了。”

“啊——?”维恩和大仔一起张大嘴发问,然后就听见后面的男人一脸宠溺的笑着说,

“我让她开我的车去上班,免得每天都着急忙慌的挤地铁。”

维恩,“……”

大仔,“……”

默默的相互看了一眼,突然觉得……好吃醋哦……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他眼角一弯,宠溺至极,

“阿苏,我会想的。”

覃苏蓦的愣在那里,表情傻傻的望着逼近在眼前的贵气精致的五官,眉目低低含笑,那一句不过七个字的话……

她突然就这么迎了上去,还轻轻踮了踮脚,在时沐阳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就一口亲在了他好看的薄唇上,

“我也会想的!”

话一说完,以掩耳不及迅雷之速,转身飞快的拔腿跑了,一口气径直冲进了楼道里。

……

时沐阳还怔怔的站在那里,等回过神来的时候,周围就剩下他一个儿,哪里还看得见小姑娘的影子。

他下意识抬起手

再忍不住的,就牵开唇角笑了起来,软着声喃喃自语,

“小笨蛋。”

他这次去F市估计得一周才能回来,就只亲一口怎么够,竟然这么快就又逃跑了。

真是个胆小鬼。

时沐阳又在车外站了一会儿才上了保姆车。

刚一坐进来,前面正副驾驶座上一直暗搓搓【偷/窥】的某经纪人和助理就齐声尖叫起来。

“Sin,和小覃编剧这回是真的亲嘴打/啵/啵/儿了吧!”维恩扭着脖子。

“我也看到了!”大仔脚踩油门开车。

“这青天白日的,还好现在不是下班的点儿,我和大仔刚刚仔细盯着没发现有人偷/拍,不然明儿一早们的情肯定满世界炸锅曝***光了!”

“不过——我和维恩哥偷偷拍了的……”

“嘻嘻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时沐阳理都没理这俩货,低着头拿手机发微信,车子已经开出了公寓小区。

“终于,我们家Sin从那谪仙云端跌落欲//、望凡尘,也变成了【陷入爱情的世俗男人】啊!”维恩看着他刚刚在车里用手机偷拍的照片,一脸“我作为娘家人真的好欣慰好感动”的做作表情。

时沐阳总算舍得抬头分一个眼神过来,唇角还勾着,面带微笑的淡淡一句,

“嫉妒我就直说。”

维恩,“……”

大仔,“……”

俩人面面相觑的一噎,那什么,第一次发现自家男艺人说话这么欠扁的哦……

行吧!

谁叫这人谈爱了呢,让他嘚瑟!(¬_¬)

……

车子已经上了高架。

维恩这才想起来,

“对了,Sin,的车还停在小覃编剧的楼下,没事儿吧。”

维恩的意思是,Sin对他的那辆路虎SUV超级爱惜,当真就跟对待女朋友似的,从来都不让别人碰方向盘,每次开出门之后都必送去保养,然后再开回酒店地下VIP停车库。

他们这一趟去F市有些急,Sin现在人在保姆车上,当然也没时间把车子开回酒店了。

“没事啊。”时沐阳漫不经心的点了下头,“我把车钥匙留给阿苏了。”

“啊——?”维恩和大仔一起张大嘴发问,然后就听见后面的男人一脸宠溺的笑着说,

“我让她开我的车去上班,免得每天都着急忙慌的挤地铁。”

维恩,“……”

大仔,“……”

默默的相互看了一眼,突然觉得……好吃醋哦……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他眼角一弯,宠溺至极,

“阿苏,我会想的。”

覃苏蓦的愣在那里,表情傻傻的望着逼近在眼前的贵气精致的五官,眉目低低含笑,那一句不过七个字的话……

她突然就这么迎了上去,还轻轻踮了踮脚,在时沐阳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就一口亲在了他好看的薄唇上,

“我也会想的!”

话一说完,以掩耳不及迅雷之速,转身飞快的拔腿跑了,一口气径直冲进了楼道里。

……

时沐阳还怔怔的站在那里,等回过神来的时候,周围就剩下他一个儿,哪里还看得见小姑娘的影子。

他下意识抬起手

再忍不住的,就牵开唇角笑了起来,软着声喃喃自语,

“小笨蛋。”

他这次去F市估计得一周才能回来,就只亲一口怎么够,竟然这么快就又逃跑了。

真是个胆小鬼。

时沐阳又在车外站了一会儿才上了保姆车。

刚一坐进来,前面正副驾驶座上一直暗搓搓【偷/窥】的某经纪人和助理就齐声尖叫起来。

“Sin,和小覃编剧这回是真的亲嘴打/啵/啵/儿了吧!”维恩扭着脖子。

“我也看到了!”大仔脚踩油门开车。

“这青天白日的,还好现在不是下班的点儿,我和大仔刚刚仔细盯着没发现有人偷/拍,不然明儿一早们的情肯定满世界炸锅曝***光了!”

“不过——我和维恩哥偷偷拍了的……”

“嘻嘻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时沐阳理都没理这俩货,低着头拿手机发微信,车子已经开出了公寓小区。

“终于,我们家Sin从那谪仙云端跌落欲//、望凡尘,也变成了【陷入爱情的世俗男人】啊!”维恩看着他刚刚在车里用手机偷拍的照片,一脸“我作为娘家人真的好欣慰好感动”的做作表情。

时沐阳总算舍得抬头分一个眼神过来,唇角还勾着,面带微笑的淡淡一句,

“嫉妒我就直说。”

维恩,“……”

大仔,“……”

俩人面面相觑的一噎,那什么,第一次发现自家男艺人说话这么欠扁的哦……

行吧!

谁叫这人谈爱了呢,让他嘚瑟!(¬_¬)

……

车子已经上了高架。

维恩这才想起来,

“对了,Sin,的车还停在小覃编剧的楼下,没事儿吧。”

维恩的意思是,Sin对他的那辆路虎SUV超级爱惜,当真就跟对待女朋友似的,从来都不让别人碰方向盘,每次开出门之后都必送去保养,然后再开回酒店地下VIP停车库。

他们这一趟去F市有些急,Sin现在人在保姆车上,当然也没时间把车子开回酒店了。

“没事啊。”时沐阳漫不经心的点了下头,“我把车钥匙留给阿苏了。”

“啊——?”维恩和大仔一起张大嘴发问,然后就听见后面的男人一脸宠溺的笑着说,

“我让她开我的车去上班,免得每天都着急忙慌的挤地铁。”

维恩,“……”

大仔,“……”

默默的相互看了一眼,突然觉得……好吃醋哦……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他眼角一弯,宠溺至极,

“阿苏,我会想的。”

覃苏蓦的愣在那里,表情傻傻的望着逼近在眼前的贵气精致的五官,眉目低低含笑,那一句不过七个字的话……

她突然就这么迎了上去,还轻轻踮了踮脚,在时沐阳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就一口亲在了他好看的薄唇上,

“我也会想的!”

话一说完,以掩耳不及迅雷之速,转身飞快的拔腿跑了,一口气径直冲进了楼道里。

……

时沐阳还怔怔的站在那里,等回过神来的时候,周围就剩下他一个儿,哪里还看得见小姑娘的影子。

他下意识抬起手

再忍不住的,就牵开唇角笑了起来,软着声喃喃自语,

“小笨蛋。”

他这次去F市估计得一周才能回来,就只亲一口怎么够,竟然这么快就又逃跑了。

真是个胆小鬼。

时沐阳又在车外站了一会儿才上了保姆车。

刚一坐进来,前面正副驾驶座上一直暗搓搓【偷/窥】的某经纪人和助理就齐声尖叫起来。

“Sin,和小覃编剧这回是真的亲嘴打/啵/啵/儿了吧!”维恩扭着脖子。

“我也看到了!”大仔脚踩油门开车。

“这青天白日的,还好现在不是下班的点儿,我和大仔刚刚仔细盯着没发现有人偷/拍,不然明儿一早们的情肯定满世界炸锅曝***光了!”

“不过——我和维恩哥偷偷拍了的……”

“嘻嘻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时沐阳理都没理这俩货,低着头拿手机发微信,车子已经开出了公寓小区。

“终于,我们家Sin从那谪仙云端跌落欲//、望凡尘,也变成了【陷入爱情的世俗男人】啊!”维恩看着他刚刚在车里用手机偷拍的照片,一脸“我作为娘家人真的好欣慰好感动”的做作表情。

时沐阳总算舍得抬头分一个眼神过来,唇角还勾着,面带微笑的淡淡一句,

“嫉妒我就直说。”

维恩,“……”

大仔,“……”

俩人面面相觑的一噎,那什么,第一次发现自家男艺人说话这么欠扁的哦……

行吧!

谁叫这人谈爱了呢,让他嘚瑟!(¬_¬)

……

车子已经上了高架。

维恩这才想起来,

“对了,Sin,的车还停在小覃编剧的楼下,没事儿吧。”

维恩的意思是,Sin对他的那辆路虎SUV超级爱惜,当真就跟对待女朋友似的,从来都不让别人碰方向盘,每次开出门之后都必送去保养,然后再开回酒店地下VIP停车库。

他们这一趟去F市有些急,Sin现在人在保姆车上,当然也没时间把车子开回酒店了。

“没事啊。”时沐阳漫不经心的点了下头,“我把车钥匙留给阿苏了。”

“啊——?”维恩和大仔一起张大嘴发问,然后就听见后面的男人一脸宠溺的笑着说,

“我让她开我的车去上班,免得每天都着急忙慌的挤地铁。”

维恩,“……”

大仔,“……”

默默的相互看了一眼,突然觉得……好吃醋哦……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他眼角一弯,宠溺至极,

“阿苏,我会想的。”

覃苏蓦的愣在那里,表情傻傻的望着逼近在眼前的贵气精致的五官,眉目低低含笑,那一句不过七个字的话……

她突然就这么迎了上去,还轻轻踮了踮脚,在时沐阳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就一口亲在了他好看的薄唇上,

“我也会想的!”

话一说完,以掩耳不及迅雷之速,转身飞快的拔腿跑了,一口气径直冲进了楼道里。

……

时沐阳还怔怔的站在那里,等回过神来的时候,周围就剩下他一个儿,哪里还看得见小姑娘的影子。

他下意识抬起手

再忍不住的,就牵开唇角笑了起来,软着声喃喃自语,

“小笨蛋。”

他这次去F市估计得一周才能回来,就只亲一口怎么够,竟然这么快就又逃跑了。

真是个胆小鬼。

时沐阳又在车外站了一会儿才上了保姆车。

刚一坐进来,前面正副驾驶座上一直暗搓搓【偷/窥】的某经纪人和助理就齐声尖叫起来。

“Sin,和小覃编剧这回是真的亲嘴打/啵/啵/儿了吧!”维恩扭着脖子。

“我也看到了!”大仔脚踩油门开车。

“这青天白日的,还好现在不是下班的点儿,我和大仔刚刚仔细盯着没发现有人偷/拍,不然明儿一早们的情肯定满世界炸锅曝***光了!”

“不过——我和维恩哥偷偷拍了的……”

“嘻嘻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时沐阳理都没理这俩货,低着头拿手机发微信,车子已经开出了公寓小区。

“终于,我们家Sin从那谪仙云端跌落欲//、望凡尘,也变成了【陷入爱情的世俗男人】啊!”维恩看着他刚刚在车里用手机偷拍的照片,一脸“我作为娘家人真的好欣慰好感动”的做作表情。

时沐阳总算舍得抬头分一个眼神过来,唇角还勾着,面带微笑的淡淡一句,

“嫉妒我就直说。”

维恩,“……”

大仔,“……”

俩人面面相觑的一噎,那什么,第一次发现自家男艺人说话这么欠扁的哦……

行吧!

谁叫这人谈爱了呢,让他嘚瑟!(¬_¬)

……

车子已经上了高架。

维恩这才想起来,

“对了,Sin,的车还停在小覃编剧的楼下,没事儿吧。”

维恩的意思是,Sin对他的那辆路虎SUV超级爱惜,当真就跟对待女朋友似的,从来都不让别人碰方向盘,每次开出门之后都必送去保养,然后再开回酒店地下VIP停车库。

他们这一趟去F市有些急,Sin现在人在保姆车上,当然也没时间把车子开回酒店了。

“没事啊。”时沐阳漫不经心的点了下头,“我把车钥匙留给阿苏了。”

“啊——?”维恩和大仔一起张大嘴发问,然后就听见后面的男人一脸宠溺的笑着说,

“我让她开我的车去上班,免得每天都着急忙慌的挤地铁。”

维恩,“……”

大仔,“……”

默默的相互看了一眼,突然觉得……好吃醋哦……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他眼角一弯,宠溺至极,

“阿苏,我会想的。”

覃苏蓦的愣在那里,表情傻傻的望着逼近在眼前的贵气精致的五官,眉目低低含笑,那一句不过七个字的话……

她突然就这么迎了上去,还轻轻踮了踮脚,在时沐阳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就一口亲在了他好看的薄唇上,

“我也会想的!”

话一说完,以掩耳不及迅雷之速,转身飞快的拔腿跑了,一口气径直冲进了楼道里。

……

时沐阳还怔怔的站在那里,等回过神来的时候,周围就剩下他一个儿,哪里还看得见小姑娘的影子。

他下意识抬起手

再忍不住的,就牵开唇角笑了起来,软着声喃喃自语,

“小笨蛋。”

他这次去F市估计得一周才能回来,就只亲一口怎么够,竟然这么快就又逃跑了。

真是个胆小鬼。

时沐阳又在车外站了一会儿才上了保姆车。

刚一坐进来,前面正副驾驶座上一直暗搓搓【偷/窥】的某经纪人和助理就齐声尖叫起来。

“Sin,和小覃编剧这回是真的亲嘴打/啵/啵/儿了吧!”维恩扭着脖子。

“我也看到了!”大仔脚踩油门开车。

“这青天白日的,还好现在不是下班的点儿,我和大仔刚刚仔细盯着没发现有人偷/拍,不然明儿一早们的情肯定满世界炸锅曝***光了!”

“不过——我和维恩哥偷偷拍了的……”

“嘻嘻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时沐阳理都没理这俩货,低着头拿手机发微信,车子已经开出了公寓小区。

“终于,我们家Sin从那谪仙云端跌落欲//、望凡尘,也变成了【陷入爱情的世俗男人】啊!”维恩看着他刚刚在车里用手机偷拍的照片,一脸“我作为娘家人真的好欣慰好感动”的做作表情。

时沐阳总算舍得抬头分一个眼神过来,唇角还勾着,面带微笑的淡淡一句,

“嫉妒我就直说。”

维恩,“……”

大仔,“……”

俩人面面相觑的一噎,那什么,第一次发现自家男艺人说话这么欠扁的哦……

行吧!

谁叫这人谈爱了呢,让他嘚瑟!(¬_¬)

……

车子已经上了高架。

维恩这才想起来,

“对了,Sin,的车还停在小覃编剧的楼下,没事儿吧。”

维恩的意思是,Sin对他的那辆路虎SUV超级爱惜,当真就跟对待女朋友似的,从来都不让别人碰方向盘,每次开出门之后都必送去保养,然后再开回酒店地下VIP停车库。

他们这一趟去F市有些急,Sin现在人在保姆车上,当然也没时间把车子开回酒店了。

“没事啊。”时沐阳漫不经心的点了下头,“我把车钥匙留给阿苏了。”

“啊——?”维恩和大仔一起张大嘴发问,然后就听见后面的男人一脸宠溺的笑着说,

“我让她开我的车去上班,免得每天都着急忙慌的挤地铁。”

维恩,“……”

大仔,“……”

默默的相互看了一眼,突然觉得……好吃醋哦……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他眼角一弯,宠溺至极,

“阿苏,我会想的。”

覃苏蓦的愣在那里,表情傻傻的望着逼近在眼前的贵气精致的五官,眉目低低含笑,那一句不过七个字的话……

她突然就这么迎了上去,还轻轻踮了踮脚,在时沐阳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就一口亲在了他好看的薄唇上,

“我也会想的!”

话一说完,以掩耳不及迅雷之速,转身飞快的拔腿跑了,一口气径直冲进了楼道里。

……

时沐阳还怔怔的站在那里,等回过神来的时候,周围就剩下他一个儿,哪里还看得见小姑娘的影子。

他下意识抬起手

再忍不住的,就牵开唇角笑了起来,软着声喃喃自语,

“小笨蛋。”

他这次去F市估计得一周才能回来,就只亲一口怎么够,竟然这么快就又逃跑了。

真是个胆小鬼。

时沐阳又在车外站了一会儿才上了保姆车。

刚一坐进来,前面正副驾驶座上一直暗搓搓【偷/窥】的某经纪人和助理就齐声尖叫起来。

“Sin,和小覃编剧这回是真的亲嘴打/啵/啵/儿了吧!”维恩扭着脖子。

“我也看到了!”大仔脚踩油门开车。

“这青天白日的,还好现在不是下班的点儿,我和大仔刚刚仔细盯着没发现有人偷/拍,不然明儿一早们的情肯定满世界炸锅曝***光了!”

“不过——我和维恩哥偷偷拍了的……”

“嘻嘻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时沐阳理都没理这俩货,低着头拿手机发微信,车子已经开出了公寓小区。

“终于,我们家Sin从那谪仙云端跌落欲//、望凡尘,也变成了【陷入爱情的世俗男人】啊!”维恩看着他刚刚在车里用手机偷拍的照片,一脸“我作为娘家人真的好欣慰好感动”的做作表情。

时沐阳总算舍得抬头分一个眼神过来,唇角还勾着,面带微笑的淡淡一句,

“嫉妒我就直说。”

维恩,“……”

大仔,“……”

俩人面面相觑的一噎,那什么,第一次发现自家男艺人说话这么欠扁的哦……

行吧!

谁叫这人谈爱了呢,让他嘚瑟!(¬_¬)

……

车子已经上了高架。

维恩这才想起来,

“对了,Sin,的车还停在小覃编剧的楼下,没事儿吧。”

维恩的意思是,Sin对他的那辆路虎SUV超级爱惜,当真就跟对待女朋友似的,从来都不让别人碰方向盘,每次开出门之后都必送去保养,然后再开回酒店地下VIP停车库。

他们这一趟去F市有些急,Sin现在人在保姆车上,当然也没时间把车子开回酒店了。

“没事啊。”时沐阳漫不经心的点了下头,“我把车钥匙留给阿苏了。”

“啊——?”维恩和大仔一起张大嘴发问,然后就听见后面的男人一脸宠溺的笑着说,

“我让她开我的车去上班,免得每天都着急忙慌的挤地铁。”

维恩,“……”

大仔,“……”

默默的相互看了一眼,突然觉得……好吃醋哦……